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从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看中国滑稽发展现状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02日 11:00:48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何瑞涓

中国“小丑”,我们需要你!

——从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看中国滑稽发展现状

  10月30日24时最后一刻,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评奖结果公示——最终评选出滑稽节目奖1个,空缺2个,天津市杂技团报送的《三个和尚》获奖。这场比赛,距离上一次已经整整20年,全国38个滑稽节目进入初评,仅11个节目进入决赛。作为中国杂技界最重要的奖项,相对于杂技、魔术比赛参赛情况的火爆,滑稽的参赛情况略显逊色。如何促进滑稽艺术健康发展,也成为滑稽界人士关注并着力解决的问题。

  滑稽演员,俗称“小丑” 。记者了解到,对于本次参赛,无论是专业团体还是新文艺群体和个人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其中后者占比更是达到68 %以上,可见“小丑”在社会上的活跃程度;参赛选手年龄从18到53岁,相较于杂技、魔术也体现出滑稽演员较长久的艺术生命。演员们为参赛付出了艰苦的努力, 《三个和尚》最初是杂技节目,从杂技技巧为主改变为以滑稽表演为主,将人们耳熟能详的寓言故事和顶坛子、滑稽表演相结合,也是新的开创。

  本次参赛节目诙谐幽默,各有特色,亮点频现,节目大都突破了“为搞笑而搞笑” ,融入传统文化元素,富有情感与哲思,比如《三个和尚》 《赛活驴》弘扬传统,巧妙运用民间故事和表演形式; 《滑稽飞技》将孩子们喜欢的“光头强”大战“熊大熊二”与古老的“飞去来”技术结合; 《生日》动情演绎孤寡老人的梦,诠释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创意、表演、技巧等都令人眼前一亮,比赛现场座无虚席,掌声笑声不断。滑稽界专家也表示,赛事涌现出不少新人、新作、新亮点,各参赛团队及个人展现了可喜的精神风貌和比赛作风,彰显出滑稽艺术发展的美好前景,但另一方面,从滑稽整体发展状况看,他们还有更高的期待与要求。

  中国杂协滑稽艺术委员会副主任、老一辈滑稽表演艺术家、评委李春来告诉记者,这次滑稽评奖,评委会意见比较一致,坚持宁缺毋滥,金菊奖获奖节目将代表中国滑稽最高水平,两个空缺正是要体现并维护金菊奖的权威性、示范性和严肃性,选出标杆性节目,引导滑稽创新创作。

  举办比赛给了滑稽表演者以同场竞技的平台,也为他们带来认可、信心和希望。早在比赛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杂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王仁刚就表示,杂技之花有四朵花瓣,杂技、魔术、马戏和滑稽,滑稽发展相对弱势,举办比赛正是要在推动滑稽精品创作、培养滑稽新人、鼓励艺术创新方面起到示范引领作用,扩大中国滑稽的社会影响力,助推我国滑稽事业的健康发展。

  人才断档是中国滑稽面临的一个难题,杂技界也一直在致力于解决这一问题。据了解,北京杂技学校、上海马戏学校等都曾开设过滑稽专业教学,河北开设了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滑稽表演人才创新能力”培训班,江苏也开设了美式滑稽培训班等等,一定程度上促进了滑稽艺术的传承、交融发展,然而收效并不是很快。中国杂协滑稽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江苏省杂协副主席曹志龙告诉记者,美式滑稽培训班从2008年起已经在江苏办了三期,在吴桥杂技节办了两期,每次由全国各地杂技团推送招收20至30名学员,主要讲授节目创意与肢体动作表演、训练基本功、开发学员思维想象空间。10年来培养出了一些学员,如“默剧小子”张霜剑在知名综艺节目《笑傲江湖》获得第二名,此次也参加了比赛。但说起更多学员培训后的发展,曹志龙摇头道,“这是一件让人叹气的事” ,杂技团演员有热情想学习滑稽丰富自己的表演,但很多时候事与愿违。有的学一半就不学了;有的学了以后从杂技团转业了;有的学了些皮毛就在忙于演出,学员目的各有不同,结果也不同,他表示:“振兴滑稽艺术不是一蹴而就的,也需要一步步往前走” 。

  近些年来,“小丑”很少出现在专业舞台上,更多地是出现在游乐场、商场活动中插科打诨,不免会出现追随市场而偏离艺术本身、缺少“作品”意识等问题。滑稽面临的窘境是如何形成的?中国杂协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评委周良田认为,随着杂技剧的兴起,杂技进入剧场,一些人将其理解为高难技巧的展示,以娱乐性为主的滑稽展示机会减少,且杂技界缺少专业编导,大多是外请其他艺术门类的编导,他们不太了解杂技的多样性,更多用舞蹈等帮场、串场,愈加挤压了滑稽的舞台,“滑稽原来是串起珍珠项链的线,但在杂技戏剧化进程中很快被边缘化了” 。舞台减少,就难以出新人、新作,创作中就会出现诸多不足。据中国杂协介绍,中国杂技滑稽艺术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有过长足发展, 60年代中期以后开始陷入发展低谷,并从此长期在低迷状态徘徊,中国滑稽创新性节目并不多,表现在造型形式比较单一,题材不够广泛多样,讽刺手段不够辛辣大胆,鲜有文化底蕴深厚或耐人寻味的作品。

  滑稽艺术怎样更好地发展?专家认为首要的是摆正对滑稽的理解与认知。中国杂协副主席、中国杂协滑稽艺术委员会主任、评委会副主任刘全利强调,滑稽是笑的艺术,但有低级的笑也有高级的笑,低俗段子也能引人发笑。滑稽不是搞噱头或者是抛几个技巧。高层次的滑稽是幽默,是智慧的结晶,通过紧凑的剧情、合理的荒诞和细腻的表演打动人心,带给人精神的愉悦,要让人“想不到”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含着泪的笑”才是滑稽的最高境界。他认为,滑稽也是敞开的艺术、包容的艺术,要多吸收借鉴姊妹艺术中的元素,音乐、舞蹈、戏曲、摄影等都可以拿来为之所用,并且创作要贴近时代,留心观察生活,“离生活越近,观众越觉得是身边的事,越有共鸣” 。

  老一辈滑稽表演艺术家高俊生为年轻滑稽演员提出建议,指出滑稽演员首先要做好形象定位,“不要一说到滑稽,就是像麦当劳大叔一样红鼻头糊白脸,那样谁都认不出你,要根据自己的特色设计独一无二的形象” 。同时,滑稽是表演的艺术,滑稽演员必须具备表演才能,要身体力行,掌握的技能越多越好,将多种艺术形式融入到滑稽表演之中。

  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的举办,令滑稽界非常振奋,滑稽界的前辈们争相为中国滑稽未来的发展出谋划策。李春来说,“夕阳带朝阳” ,他从5岁开始练杂技,后来转行当“小丑” ,现在71岁仍在舞台上演出,滑稽有更长的艺术生命力,会吸引更多年轻杂技演员从事滑稽表演。更重要的是,社会仍旧需要“小丑”艺术,滑稽有广阔的市场,甚至商场里都举办起“小丑”艺术节,人们需要笑声,“尽管目前市场上的滑稽处于较低层次,随着滑稽的普及与提高,慢慢会出现更多精品佳作” 。周良田指出,魔术曾经也一度被杂技戏剧化进程边缘化,但很快凤凰涅槃得以复兴,这得益于它走进了大学校园,成为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大学生有思想、有眼界,能够接受新事物,魔术在普及的基础上很快得到提升,“滑稽作为快乐的艺术具有天然的优势,只是还没有像魔术一样找到一个突破口,我对滑稽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

  中国杂协表示,要振兴中国滑稽艺术,需要政府、行业协会、杂技院团和社会几方面的协调合作,协会将积极发挥职能、延伸工作手臂,通过评奖表彰、研讨展示、培训宣传、维权管理等多渠道、多形式地促进滑稽艺术的发展。  


《三个和尚》获中国杂技金菊奖滑稽节目奖

  本报开封讯(记者 何瑞涓) 11月1日,中国杂技金菊奖全国滑稽比赛汇报晚会暨“精品杂技下基层”惠民演出在河南开封举行。10个省区市的11个滑稽节目进入决赛,经过激烈角逐,最终评选出滑稽节目奖1个,空缺2个,天津市杂技团报送的《三个和尚》夺得桂冠。演出现场,中国文联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陈建文为获奖选手颁发奖杯与证书。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杂协主席边发吉在晚会上致辞,中国杂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王仁刚为开封市荣获“中国杂技之乡”荣誉称号授牌。高建军、王守国等有关方面负责人参加活动。演出中, 《我们是快乐的小丑》 《滚环》 《小丑party》 《互动滑稽》 《变衣》等滑稽节目接连上演,精品荟萃,既有国外脑洞大开广受欢迎的优秀节目,也有国内老一辈滑稽表演艺术家的精彩演出,获奖节目《三个和尚》也再次爆笑登场,此外还有歌曲《吉祥安康》 《今夜无眠》等,共同为观众奉上视听丰富的欢笑盛会。

  本次比赛由中国文联、河南省委宣传部、中国杂协主办,河南省文联、开封市委、开封市人民政府承办。

编辑:丁一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