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中国少儿舞蹈如何开创新百年?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6日 09:17:23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乔燕冰

  ◆ “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至今,少儿舞蹈多年以来取得了巨大进步,但是把它放在整个百年历史中,如果把我们现在做的作品和黎锦晖的作品比较一下,把我们现在完成的任务和当时一批有志于儿童舞蹈的前辈创下的成绩放在一起探讨一下,我们现在进步到哪儿了?我们还没有解决的问题是什么?需要好好地讨论一下、思考一下! ”日前在京举办的中国舞协少儿舞蹈委员会成立大会暨第一次会议上,中国舞协主席冯双白一番话将少儿舞蹈艺术发展引向百年文化视野,由此也让此次以大会为契机展开的少儿舞蹈的创作和教学等方面的研讨具有历史厚重感、当下使命意识和未来发展格局。

  2015年第八届“小荷风采”全国少儿舞蹈展演优秀作品《毛毛虫》 刘海栋 摄

  乱象:“当下整个少儿舞蹈的考级、培训基本上还处在‘战国时代’”

  诚如冯双白所言,从黎锦晖以《麻雀与小孩》 《小小画家》等作品在上世纪初叶开启了儿童歌舞艺术的新历史,中国少儿舞蹈在百年间不断获得成长与发展。然而,中国少儿舞蹈创作不断创造佳绩的同时,依然存在创作及生态发展的某些隐忧。

  中国舞协副主席王小燕指出,从当下出于各种原因在各地举办的舞蹈比赛中会发现很多问题,比如大家往往都是按照一些少儿舞蹈创作模式去模仿,学优秀作品,走捷径。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培养少儿舞蹈编导的人才力量很弱,即便有个别优秀创作人才通常也很难影响整个地区少儿舞蹈的健康发展。

  “现在很多培训为什么会乱?因为有大量的伪科学以各种方式植入少儿舞蹈界,使越来越多的少儿舞蹈培训找不到自己的根基和坐标,在教育教学方面没有自己的根,急于在市场大浪中站稳脚跟,建立自己的教学体系,但是他们没有真正能够供少儿舞蹈教育使用的教材。 ”江苏省徐州市文联副主席、徐州市舞协主席王敏指出,虽然在全国的舞蹈考级中,中国舞协考级占有市场最大比例,但目前针对少儿舞蹈培训这个最大的群体,非常缺乏甚至可以说还没有真正属于少儿舞蹈教育学科的教材,包括关注孩子年龄、骨骼、肌肉、脉络等方面的权威性教材研发。同时,王敏指出,目前市场的乱象,主要原因在于缺乏情怀的少儿舞蹈教育者越来越多,市场更大的利益化很大程度上主宰了目前少儿舞蹈前行。我们应该努力引导教育的风向和导向,让更多有情怀的真正从事少儿舞蹈教育的工作者能走进少儿舞蹈教育的团队中,并给他们最好的服务和平台。

  冯双白直言不讳当下少儿舞蹈领域的问题:“第一,现在整个少儿舞蹈的考级、培训等等,在我看来基本上还处在‘战国时代’ ,各村有各村的地道,掏完地道以后就掏钱。第二,今天少儿舞蹈的培训还没有真正上升到科学的、体系化的、有中国特色的、有少儿舞蹈艺术理论支撑的、严密的培训体系。第三,中国的少儿舞蹈在创作上到底有什么手段路径,其实许多优秀编创者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但这些经验还只是存在于他们脑海里,缺少理性总结,没有上升到作为少儿舞蹈应该遵循的理论指导。因此创作上两极分化非常严重,一极是在世界范围内少儿舞蹈创作上达到巅峰级的好作品,但另一极是如我经常参加一些所谓的展演或汇演,每个演出能看到二三百个作品,这些作品完全是大水漫灌式的,毫无艺术价值的,瞎编、乱编,编完了直接就演了,常常招呼起来就展演。对少儿来说当然很好、很兴奋,可是创作水平相对停留在比较低的层次上,这个问题很严峻。很多少儿舞蹈工作者都愿意创作,但基本上是看优秀少儿舞蹈编导做了什么,稍加改编,往往是涉及版权和知识产权的这种抄袭、模仿。这种两极分化是非常严肃的问题。”

  2005年第三届“小荷风采”全国舞蹈展演优秀作品《小蚂蚁》 中国舞协提供

  短板:“一个‘跪’着的老师是教不出‘站’着的学生的”

  从咿呀学语到蹒跚学步,从跌跌撞撞地会爬会站到昂首挺胸地会走会跑,河南省舞协顾问、开封蓓蕾舞校校长曹尔瑞创作的幼儿舞蹈《宝宝会走了》曾在CCTV电视舞蹈大赛、“小荷风采”展演、全国政协新年茶话会等舞台上广受好评,多年来潜心少儿舞蹈创作且成就斐然的曹尔瑞也推出了《小蚂蚁》 《下雪了,真滑》 《我可喜欢你》等颇具口碑的幼儿舞蹈代表作。然而事实上,如今像这样充满童真童趣的优秀幼儿舞蹈作品可谓乏善可陈。

  以此为例,多年在幼儿舞蹈创作领域不断探索的空军蓝天幼儿艺术团国家一级编导杨华感慨参加“小荷风采”展演的幼儿作品量少质弱。“从这么多届‘小荷风采’可以看出,幼儿作品和少儿作品的创作还是有差距的,从其选题、选材到语言设置,都有一定区别,这方面都还很欠缺,搞少儿舞蹈创作的人很少,大家都不愿意做少儿舞蹈创作,因为它的语言太难了,给孩子排练也很难,一个动作、一个语言得教多少天才能学会,更不用说幼儿,所以一般创作者很难沉下心来搞幼儿创作,真的能像曹尔瑞那样去钻研,抓住幼儿的心理来创作的太少了。 ”

  从事少儿舞蹈十几年的原中央军委后勤保障部幼儿艺术团艺术顾问、舞蹈编导曹磊则认为,幼儿舞蹈的创作很难,很大一个原因是创作者的执排能力差,“有些编导想法挺好,作品也不错的,但往往是老师不会排,所以少儿舞蹈、幼儿舞蹈编导可以说三分在编、七分在排,执排非常重要,因此这方面值得研究,在排练教师方面可以形成一个经验体系。 ”

  “在教学上,当下学舞蹈的男孩很少,除了性别特征问题,与教材有很大关系,有些地方,男孩的舞蹈只要拿到舞台上竞技都是很高端的呈现,反而是缺少基础教育,我们看到的男孩舞蹈大多都很棒,但其实掩盖了一些现象,男孩的舞蹈基础教育在全国的普及面很薄弱,未来需要特别加强。 ”广州市儿童活动中心艺术总监、广州市舞协副主席蔡茵说。

  中国国标舞总会副秘书长李淑芬则认为,青少年国标舞创作是一个大问题,“现在青少年国标舞也在抓艺术表演,每年表演场次都很多,但是出来的作品极少,尤其好作品几乎就没有,主要还是编导的问题,国标艺术表演的编导就更难了,因为要有中国舞蹈的元素,还要有国标的舞蹈元素。我们国标舞艺术创作刚刚起步不久,希望更多编导人才也能进入国标的系列中,帮助我们国标的艺术表演做一些创作。 ”

  做儿童舞蹈教学现在已经27年的北京市少年宫舞蹈团副团长孙晓哲直言,在27年教学过程中,尤其是为人母后,自己经历了从一个教舞蹈的老师,逐渐成为一个以舞蹈为载体来做教育的人的自我认知转变。“舞蹈的背后是教育。所以我们现在是为20年后的中国培养建设者和接班人,这就对我们的工作提出了要求。第一,我们到底要培养什么样的人?首先应该是有生命安全和健康的建设者,所以要求儿童舞蹈培训课程训练一定是科学的,而且要创建经得住推敲的、有医学根据的训练课程,作为全国儿童舞蹈训练的参照和指导。第二,是培养有正确价值观的、有高尚审美的建设者和公民,这就要求我们创编的老师在创编作品时,除了要关注有趣、好玩以外,还能够引发孩子的深度思考。好的作品一定是有情怀的作品,能够让孩子知道责任、善恶和担当。正如我们常说,一个‘跪’着的老师是教不出‘站’着的学生的。所以老师要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明晰责任和担当。第三,我们要为未来的中国培养具有创新意识、国际视野的人才。这就要求舞蹈老师以舞蹈为载体做教育,所以舞蹈老师和编导们在教学和创作中应多做即兴开发,帮助孩子更好地认识身体、认识形象、认识色彩、认识社会、认识情感。 ”孙晓哲说。

  2017年第九届“小荷风采”全国舞蹈展演优秀作品《刀马旦》 刘海栋 摄

  破题:“必须上升到由理性支撑的高度来确立的行业标准”

  “中国的少儿舞蹈,其实是目前全国艺术领域中最庞大的一个队伍,但是缺乏一个具有真正导向性和权威性的作为行业风向标的机构,中国舞协少儿舞蹈委员会填补了这一空白。 ”王敏此言说出了少儿舞蹈人的心声,事实上这也正是中国舞协少儿舞蹈委员会成立的初衷。

  “现在是新时代了,我们中国舞协的少儿舞蹈艺术工作也进入一个新时代了,要确立新的标准。中国舞协一直在反复研究,今天的中国舞协应该是设立标准的协会,这个行业的标准不仅仅是擦地应该怎么擦、压腿到底应勾脚还是蹬脚这样技术性的,更重要的是学术思想支撑下的艺术标准的设立,这个艺术标准还不只是简单的用现有的一点知识、经验得来,而必须上升到由理性支撑的高度来确立一个行业标准。 ”

  冯双白指出,对今天的孩子要有真正的一份责任心,这个责任心是真能够为我们下一代负责的理念,应该让所有从事少儿舞蹈的老师都确立起来。“这会非常难,因为要和那些必须依靠少儿舞蹈挣钱的老师的观念进行斗争,我们一定要向全社会,特别向我们的老师们传递健康向上的理念,要用中华美育精神来指导我们的事业,所以少儿舞蹈委员会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今天是一个新的起点,我们应该开创一个中国少儿舞蹈的新百年,这是我们对未来的期许!”中国舞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罗斌指出,深入研究如何将中华美育精神和少儿舞蹈结合起来应该是中国少儿舞蹈界未来的工作重点。因此,冯双白与罗斌都强调,中国舞协少儿舞蹈委员会将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工作组织的站位,而是要有精神上、哲学上、对孩子负责任、对整个民族负责任的站位,这样才能做得更好,才能超越前人,把百年以来的少儿舞蹈工作推向一个全新的阶段。

  2017年第九届“小荷风采”全国舞蹈展演优秀作品《多了一个你》 刘海栋 摄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