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文艺评论  >  正文
《哪吒》里来自传统文化的“梗”最动人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02日 10:34:25      来源:四川日报     作者:竹雨

  • 《哪吒之魔童降世》剧照。   (光线影业供图)


      《哪吒之魔童降世》会红其实并不意外。在正式公映前一周,看过点映的朋友便从“路人甲”成“自来水”,在微信圈力荐。但没料到《哪吒》会这样燃:公映当天,仅一个半小时,总票房即破1亿元,创动画电影最快破亿新纪录;上映第五天,累计票房已破10亿元,超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成为国产动画电影新晋票房冠军。待到真正看过片子,却又觉得这样燃,确实不该意外。
      电影是真好看。笔者是上映当天晚上看的,整场上座率差不多有八九成。现场的观众,几乎从头到尾,都笑声不断。哪吒其实是个中国人熟悉的老故事、大IP。大IP改编是个技术活。如果完全尊重原著逻辑,观众多半会评价缺乏新意,但如果大刀阔斧,稍有不慎便是“挂羊头卖狗肉”,毁三观成雷剧。与广为人知的《封神演义》里的哪吒故事、1979年版动画《哪吒闹海》相比,《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改编差不多算得上颠覆,主角哪吒既没闹海,也没扒龙王三太子的皮,甚至最后跟敖丙成了好朋友,而李靖也从传统扁平的“托塔李天王”变成了有着深沉、厚重之爱的“父亲”。但这样看似不合经典的人设,竟让观众没有丝毫出戏之感,究其原因,或许要归功于故事没有偏离传统的内在逻辑,其新鲜出奇的现代表达和创造都合情合理,契合了观众的集体情绪和价值观,让他们有代入感、共鸣感,从而自然接受。比如,打开宝莲还有指纹解锁的操作,看似荒诞的梗,因来源于身边现实,无伤大雅,却让人会心一乐;比如,李靖和娘子对哪吒的百般呵护,与现实生活中中国父母对孩子的爱多像啊。他们往往不擅表达,但从不吝于付出,然而我们常常身在福中不知福,常常要到多年之后,才理解这份爱之深、之重,就像哪吒,直到最后才在小猪吐出的泡影中见出父母的真心。
      《哪吒》的导演饺子只是一个“80后”。现在的年轻人常常给人惊喜,他们在广阔的文化土壤中成长,基本上没有什么历史包袱,能着眼现实、举重若轻,但他们到底是生长于这片土地,身上刻着传统文化的烙印。看这个哪吒,最让人亲切的便是这些传统文化印记。比如,太乙真人的四川方言,他那与猪八戒神似的坐骑,奇妙的江山社稷图卷,还有来自金沙遗址文物形象的活宝结界兽……这些都是只有中国人才一见如故、心领神会的匠心和梗,而这些会心一笑,也是其他好莱坞动漫里无法体会到的。《寻梦环游记》也好,《冰雪奇缘》也好,虽然它们的故事都有普世的情怀和审美,但或多或少有着一些与我们疏离或陌生的文化因子。比如,《寻梦环游记》里载歌载舞的亡灵节,充满着浓郁的印第安民族文化特色,我们能够理解、感动,却未必感同身受。而有时,引燃就要那么一点点因子。
      “动画可能是中国传统神话最适合的输出途径。”饺子曾这样说。换种说法,中国传统文化里可能蕴藏着动画最适合的原创故事。其实,早在1998年迪士尼便根据中国民间乐府诗《木兰辞》推出动画电影《花木兰》,而今,真人版也在筹拍中。但说实话,迪士尼的《花木兰》就是个披着中国文化外衣的美国故事,从人物形象、性格到电影色彩,都似又不是。这些年来,随着《大圣归来》的横空出世,国产动漫迎来新的爆发,它们对传统文化的重新解读和刻画,给人惊喜不断。如今,《哪吒2》、姜子牙已然在期待之中,希望还有更多真正中国视角的动画电影。


1
 
 
2
 
 
3
 

版权所有:四川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12

Copyright 2008-2016 ARTSC.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02822号